蘇州律師服務網
聯系人:王彤偉律師
聯系手機:13052818690
聯系郵箱:1623095569@qq.com
聯系地址:蘇州市姑蘇區蘇站路418號官瀆大廈13F
服務范圍
Service scopee
您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服務范圍
推定合同履行地,據此地域管轄遭拒
 
  《民事訴訟法》第二十四條:因合同糾紛提起的訴訟,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
  《合同法》第六十二條第三項:履行地點不明確,給付貨幣的,在接受貨幣一方所在地履行;交付不動產的,在不動產所在地履行;其他標的,在履行義務一方所在地履行。 
  實務中,有時會發生下面的故事:
  甲地的張三和乙地的李四簽訂一份買賣合同,由張三向李四出售一批貨物。后來李四不守合同之約定,尚有余款遲遲不予支付。張三久催未果,故聘請甲地的某律師訴訟維權。
  就本案的管轄問題,律師認為:若選擇被告住所地(乙地)法院為管轄法院,甲地至乙地路途遙遠,成本增加,且與乙地法院人脈生疏,對辦理案件不利;若選擇在甲地法院起訴,就較為有利了;但若選擇甲地法院為管轄法院,非得從合同履行地入手。
  律師審查了合同、送貨單、欠條等材料后,發現張三李四未對合同履行地進行明確。律師苦思敏想之際,打開合同法條文,看到了合同法第六十二條規定,于是思路開始形成,據該規定推論:本案合同履行地未進行約定,屬于履行地點不明確;李四具有付款義務,接受貨幣一方為張三,因此,張三所在的甲地為合同履行地;本案中貨物屬于其他標的,而履行交貨義務的一方在張三,因此,張三所在的甲地為合同履行地。“不管如何分析推論,合同履行地皆在甲地。”律師想通之后,不禁心花怒放。
  當律師至甲地法院立案時,卻遭到立案庭法官的拒絕,認為合同履行地不明確,本院無管轄權。律師予以駁斥,進而引發爭吵,日理萬機的庭長出面調停,冷冷的說:本院無管轄權,不予受理;你去被告住所地法院立案。
  律師不卑不亢、有理有據的將上述推論闡述給庭長聽。
  庭長聽完笑了:你去看看96年的司法解釋吧,合同中對履行地未約定或約定不明確的,不依履行地確定案件管轄。
  律師當場掏出手機,上網查詢,果然有此解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確定經濟糾紛案件管轄中如何確定購銷合同履行地問題的規定》:三、當事人在合同中對履行地點、交貨地點未作約定或約定不明確的,或者雖有約定但未實際交付貨物,且當事人雙方住所地均不在合同約定的履行地,以及口頭購銷合同糾紛案件,均不依履行地確定案件管轄。
  但律師仍不死心,以和合同法位階高、頒布后,發生沖突應以合同法為準等理由不依不饒、垂死掙扎。但庭長早已無心爭辯這樣簡單的基本知識。
  最后,自然是律師垂頭喪氣、滿胸疑慮地回去,從長計議。

  筆者認為:合同糾紛地域管轄問題屬于常規問題,實務中常能遇到。上述律師的觀點雖然貫穿合同法、民事訴訟法,貌似牛逼、厲害、非常有理,實為錯誤觀點。拋開冗繁的法學理論,用簡單通俗的言語分析,可以梳理以下觀點:
  1、《民事訴訟法》屬于程序法,《合同法》屬于實體法,而法院立案,尤其是管轄權的確定,應當進行形式審查而非實質審查,主要依據程序法的相關規定。本案中,若合同明確約定了在甲地交貨,則甲地法院據此應當受理立案。但實際上,雙方并未對履行地進行約定,對此就不應該用實體法(《合同法》第六十二條)的規定進行推定甲地為合同履行地進而要求甲地法院管轄,而應該根據1996年司法解釋不依履行地確定案件管轄,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轄。
  2、合同未明確合同履行地,需要進行確定履行地的,屬于實質審查,即到底應在何地履行需要在立案后開庭審理查明。在審理中,法院可以依據合同法第六十二條進行推斷。但若按照上述律師的觀點,法院立案的同時就進行實質審查確定合同履行地,則意味著立案法官未經開庭審理即進行裁判,違背了程序的正義,影響了司法的公正。
  綜上兩點,合同中對履行地未進行約定或約定不明確的,不能依據合同法推定履行地后由推定履行地法院管轄,而應當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轄。
>>點此返回
|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服務范圍 | 律師文章 |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
版權所有 2018 蘇州律師服務網 網站建設:企炬 蘇ICP備18027353號-1
首页-twitch官网